您的位置 首页 留学

原创 卡内基梅隆大学步入致力于开发“学习工程”的新阶段 | 硅谷洞察

更多精彩,敬请关注硅谷洞察官方网站(http://www.svinsight.com)本周,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市卡内基梅隆大学的教务长抓起一个超大开关的控制杆,呼吁观众和他一起倒计时——“5,4,3,2,1”,看上去有点像一个游戏节目主持人。然后,他打开了一个纸板控制杆,宣布打开一个新的网站,这个网站赠送的软件的研发使用了超过1亿美元的拨款。

更多精彩,敬请关注硅谷洞察官方网站(http://www.svinsight.com)

本周,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市卡内基梅隆大学的教务长抓起一个超大开关的控制杆,呼吁观众和他一起倒计时——“5,4,3,2,1”,看上去有点像一个游戏节目主持人。然后,他打开了一个纸板控制杆,宣布打开一个新的网站,这个网站赠送的软件的研发使用了超过1亿美元的拨款。

原创            卡内基梅隆大学步入致力于开发“学习工程”的新阶段 | 硅谷洞察

这是一个非常戏剧性的时刻,在聚会上宣布发布软件工具,希望可以帮助教授们改善他们的教学。但组织者们却在以开玩笑的方式承认他们对这一项目的雄心壮志—他们希望这将激发更多数据驱动和实验性的方法来教育全国各地的大学。这种能力是合适的,因为成功最终不是建立在软件工作的好坏上,而是建立在软件的创建者如何能够吸引他们事业的动力,并改变学术领域的文化氛围,使教学成为一个领域,教授们很高兴能有新的发现。

会上发布的软件工具被称为OpenSimon工具包,它们可以帮助大学创建数字课件并衡量他们的课程材料的工作效果。不同的部分可以一起工作,也可以单独工作,这取决于学院的需要,并且源代码将是开放的,这样学院就可以定制工具来满足自己的需要。

卡内基梅隆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院长理查德·舍恩斯(Richard Scheines)对美国各地大学的领导们说:“我们不能把某样东西抛到一边,然后指望它能在你的需求下直接发挥作用。

今年3月,该大学宣布将发布该软件,但官员们在本周与一个名为“经验教育项目”的小组一起举行了会议,对这些工具以及如何使用进行了概述。

软件列表包括十多个软件包,包括大学开创性的适应性学习项目,开放学习计划,以及一个学习分析平台LearnSphere。

然而,许多演讲者并没有花时间强调软件特性,而是概述了一种将科学方法引入教学的方法。他们的想法是,每学期,教授们都会对可能会让他们在课程中学习得更好的东西做出假设,调整他们的课程材料,试图达到这个结果,监控学生的行为,看看是否奏效,然后分析结果,并根据所发生的事情做出调整。一张又一张幻灯片上的视觉效果是一个圆形流程图,箭头在“设计”、“开发”、“投入使用”、“发现问题”(然后回到“设计”)几个环节之间循环。

原创            卡内基梅隆大学步入致力于开发“学习工程”的新阶段 | 硅谷洞察

(卡耐基梅隆大学提出了一个如何将科学方法应用于教学实践的过程。)

在一次报告中,卡耐基梅隆大学的LearnLab主任肯•科丁格 (Ken Koedinger) 描述了一门课程,在这门课程中,教授着手回答这样一个问题:在课程材料中,哪些学生选择做什么能让他们学到最多的东西? 答案是:花最多时间回答练习问题的学生比那些看讲座视频或文字讲解的学生表现要好得多。

科丁格(Koedinger)说,他现在知道要鼓励学生做题,他甚至把他的数据展示给全班学生,以强调这一点。

尽管卡耐基梅隆大学在这次活动上展示了自己的成功,但它也一再呼吁请求帮助。一次又一次的“社区”这个词出现在为期两天的活动,像卡耐基-梅隆的组织者呼吁在其他学院的同事加入他们不仅在采用和改进软件,也在发展中如何最好地使用它,并鼓励教授承担起“学习工程”的新任务。

在这次活动上,人们的反应是热烈的,但也清醒地认识到将这些工具带到校园的挑战。

杜肯大学(Duquesne University)在线学习与策略执行董事迈克尔•布里奇斯(Michael Bridges)表示,“他们使用的很多科学技术都是”大学所需要的。“他们开发了流程和工具,并对它们进行了改进,收集了数据。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如何把它转移出去?

演讲结束后,他去找他的同事Brian Bolsinger, 杜肯大学的教学技术总监,询问他们可以派哪位教授去参加卡耐基梅隆大学的夏季研讨会,学习使用OLI软件和其他工具。两人一致认为,关键是要找到合适的教授,他可能会继续为其他人树立榜样。但布里奇斯(Bridges)指出,并非每位教授都能驾驭分析。他表示:“如果不能以一种成本效益双赢的方式获得这种服务,他们就不会这么做。”

Bolsinger指出,杜肯大学已经在使用卡耐基梅隆大学提到的主要工具——在线学习倡议平台,但只在几门课程中使用。他承认:“挑战在于它很难扩大规模。我们找到了一些专业的教师,他们真的很投入,对这个很感兴趣,并与之合作,但很难获得更广泛的受众。”卡耐基梅隆大学的改进使软件工具比过去更便捷,这让他感到鼓舞。

佐治亚理工学院 (Georgia Tech) 学习系统副院长雅库特•加齐 (Yakut Gazi) 观看了演示文稿,她把软件工具列表通过电子邮件发给了一位同事,并询问学校采用哪些工具可能是有意义的。

“我们真的很感兴趣,我想更深入地了解这是如何运作的机制,”她说。这所大学在其在线课程中获得了越来越多的数据,尤其是来自大量学生参加的,价值7,000美元的计算机科学硕士课程。这些数据目前运行在混合的系统中,但是她想知道卡耐基梅隆大学的工具是否能够帮助将所有的数据结合在一起,以便更好地从中学习。“到目前为止,我们得出的见解都很肤浅。所以我真的很好奇。我认为,我们需要找到一种方法,将卡耐基梅隆大学的工具置于现有工具之上。这让我们所有人都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

对她的教员来说,挑战在于激励他们把更多的时间花在教学上,而不是研究和咨询上。“他们可以比我们更快地生成咨询资金,而我们的预算中没有足够的资金来激励他们,让他们把这作为他们的首要任务。”

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学习设计与技术助理主任艾琳•德西尔瓦(Erin DeSilva)表示,她的学院是否会采用这些工具还有待考量。

“我们仍在努力在这个社区找到自己的位置。我们规模小,没有太多的压力,不像在不同的地方要求改变,”她补充说。“我们可能是拥有一、两、三名科研人员的大学之一。”

甚至连该学校的其他学院都表示,在找到使用这些工具的方法方面,他们的紧迫性也更强。例如,位于巴尔的摩的科平州立大学(Coppin State University)是一所历史上规模较小的黑人大学,该校校长玛丽亚汤普森(Maria Thompson)派人前往。汤普森说,她觉得学校必须找到一种方法来采用这些做法。她说:“如果你规模小,预算有限,你就必须想办法改进你正在做的事情,而我们一直在寻找能帮助我们成倍提高效果的技术。”

她说她在那里是为了分享她校园里的一些创新。“我几乎把我们所有的数据都民主化了,我可能是这里唯一一个数据完全透明的校园,所以我们可以互相学习。”

即便如此,她也承认,向工程学学习的转变将是艰难的。“将会有很多文化阻力,”汤普森说。“就是这么简单。”

为什么是现在?

过去也有很多人尝试将工程学原理引入大学教学,但收效甚微。事实上,卡内基梅隆大学的这项工作是以赫伯特·西蒙(Herbert Simon)的名字命名的。西蒙是卡内基梅隆大学的一位资深教授,曾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但在他的一生中,这个词并没有流行开来。

本周宣布的许多工具已经有十多年的历史了,尽管它们并不是开源的,但是最近进行了改进,使它们更适合黄金时间使用。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Davis)副教务长助理兼教育效能中心(Center for Educational Effectiveness Center)主任马可·莫利纳罗(Marco Molinaro)说:“五年前,我们尝试过用奥利做生物学入门。”他说,虽然它运行得很好,但教授们抱怨说,他们无法根据自己的课程对它进行定制。令他印象深刻的是,卡耐基梅隆大学使编写或修改变得很容易,他称最新的版本是“一个真正引人注目的”改进。“现在的问题是:我能说服他们回来再试一次吗?”他说的是他以前共事过的教员。

那么,为什么卡内基梅隆大学的管理者们认为他们现在可以取得进展呢?

迈克尔·费尔德斯坦(Michael Feldstein)是经验性教育项目的创始人,他帮助组织了卡耐基梅隆大学的这次会议。他认为,大学现在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压力,要求它们提高教学成果,这迫使院校更仔细地审视这些工具和方法。

他向与会者提出了挑战,因为活动开始认为,这次聚会不仅仅是一个坐下来聆听的时间,而是一旦他们回到校园,就不再继续跟进。“如果我们不给学生带点东西回家,那么我们在这里所做的一切都是浪费时间和金钱。”

在会议的最后几个小时,与会者分成小组,集思广益,讨论下一步该怎么做。

一位与会者问卡耐基梅隆大学赠送的软件是像免费的小猫一样免费,还是像免费的冰淇淋一样免费?换句话说,使用该软件需要一个长期且昂贵的过程,还是说现在就可以很容易地使用它。

科丁格(Koedinger)是加州大学LearnLab的主任,他建议把这种免费赠品想象成一种免费的植物。他指出,实施这种赠品会很小心,也会引起人们的注意,不过不会像把小动物带回家那么严重。

一名管理者指出,卡耐基梅隆大学所开发的商业替代方案也不需要大学支付任何费用,而且对他们来说也不需要太多工作。事实上,这种选择就是现状:教授们可以分配商业教科书和课件,包括在线作业和测验。

在这种情况下,教授只需要分配书籍和课件,并要求学生购买即可。

不过,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莫利纳罗(Molinaro)说,当大学采用商业课件时,就软件的设计而言,它往往是一个“主要的黑盒子”,而大学往往对数据的使用几乎没有控制。

最近,这样的课件和作业系统已经见诸报端,一些教授和学生抱怨他们被迫使用这些系统。而出版商最近也在整合他们的产品。

詹姆斯•麦迪逊大学(James Madison University)评估与研究中心副主任萨拉•芬尼(Sara Finney)表示,只有当大学开始发出重视实证教学实践的信号时,才会出现实质性的变化。

“这需要一所大学说,你需要接受课程和教学方面的培训,”她说。“但大多数学院不会这么做。”

作者:Jeffrey R. Young

链接:https://www.edsurge.com/news/2019-05-08-with-flip-of-a-giant-ceremonial-switch-cmu-starts-effort-to-energize-learning-engineering

更多精彩,敬请关注硅谷洞察官方网站(http://www.svinsight.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精信资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ouxime.com/103796.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举报专区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浩瀚无边 青春藐小有限 珍惜时间 文明上网 从自我做起 从现在做起 树立网络文明新风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731711720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obmp@foxmail.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